对话荆门无症状感染者:1月返乡途中曾在武汉看病,暂未发热咳嗽


杨功焕:我刚刚来到美国的时候几乎一个人都没有戴。一个星期后,零星有那么一两个人戴。华人多的区域可能多一些,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戴。我还观察到一些快餐店的售货员在销售食品时既未保持适当的距离,也未戴口罩。

流行病学追踪调查任何时间都不晚

杨功焕:不配合是很多的。而且我发现警察采取的措施只是说公园里驱散他们。而且自己确诊了不愿意报告的情况也非常普遍。我问了周围好多人,这种情况非常普遍。

杨功焕:我相信纽约州和纽约市的卫生部门对众多已感染的病例正在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我也看到卫生部门和媒体对这些分析结果的报告。以纽约市卫生局的报告为例,每天都列出了这些确诊患者的年龄、性别和地区分布。但是仅仅这些信息是不够的。

我觉得光是靠这种责骂可能没有用,年轻人真的不知道问题严重性。而且完全待在家里也不完全解决问题,因为毕竟有人有必须要去做的工作。但是如果你清楚地告知民众风险区所在,会减轻人们不必要的恐惧。

29日新增出院2例。在院的125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116例)中,轻型34例,普通型85例,重型2例,危重型4例。

澎湃新闻:未来,美国可能出现更多疫情如纽约一样严重的城市和地区吗?那会是一种什么情况?

澎湃新闻:最后我想问一下,您觉得美国的疫情会持续多久? 对全世界的疫情发展影响会有多大?

澎湃新闻:纽约是全球第一个出现疫情大面积暴发的主要国际大都市。纽约州和纽约市实施停摆令至今已有近十天了,纽约现在整个城市是什么状况?

澎湃新闻:现在配合的人多吗?如何说服年轻人来配合呢?